除了屈原之外,古时还有哪些“端午人物”?_伍子胥

除了屈原之外,古时还有哪些“端午人物”?_伍子胥
除了屈原之外,古时还有哪些“端午人物”? 若对传统岁时节俗追根究底,大多都能归结为两个根本动因,即祈福和禳灾。古人应对外界事物的常识和才能有限,为趋利避害,在特定时日凭借巫术和宗教信仰,以及各种典礼取得心思安慰,是最为实践的行为。而跟着人们才能、心智的进步,节俗遂逐渐被赋予更多的社会、道德含义,许多前史人物因之成为节日主角,寒食节和端午节都很有代表性。 端午是为留念屈子投江,这一影响最大的说法早在战国时就在楚地撒播了。但是与此同时,吴国盛行的说法是为留念伍子胥。想当年吴越争霸,越王勾践兵败屈服被俘。伍子胥屡次劝谏吴王夫差要完全消除越国避免后患,怎么办吴王不听,反而相信毁谤,确定伍子胥谋反,派人赐属镂之剑,令其自绝。伍子胥愤怒不已,自杀前吩咐家人,身后要将自己的双目挖出,挂在东城门。他要亲眼看着吴国怎样被越国所灭。吴王夫差闻听大怒,将其尸身抛入江中。大众爱其忠贞,哀其不幸,划龙舟救捞其尸身,又在江边立祠留念,遂成端午习俗。 《伍子胥传奇》剧照,黄轩扮演伍子胥 而越国盛行的观点却是为留念越王勾践的,称勾践被夫差所俘,发愤图强,放回后拼命练习水师,终究一举消除吴国,故有龙舟竞渡,以示对当年水战成功的留念。 汉代推重孝道,关于端午节,又有为留念孝女曹娥的说法。曹娥年十四,东汉会稽上虞人。其父溺身后日夜痛哭,端午日竟投江,三日抱其父尸浮出水面。又有说曹娥是伍子胥之女,投江为救父亲,等等。 可见,上述许多传说不只有时代特色,也有“地方主义”颜色,还互相交杂。民国时期,江绍原等风俗学家仔细剖析了这些说法,以为大都为后人附会,由于早在屈原前,端午节已在各地广为盛行了,其开始的意图仅仅为了“禳灾”罢了。 古人以为五月是“恶月”,为阴气始盛之月,初五则为阴气始盛之恶日,故这天当祛邪避恶。五月初五何来“恶”?盖前期历法运算不甚精细,阴历端午和阳历夏至日挨近,如西晋周处《风土记》就称时俗注重端午,因其“与夏至同”(《和平御览》卷三十一),而夏至这天,太阳移至最高点,此刻“阴阳争,死生分”(《礼记 · 月令》),狠毒凶邪之气尚盛,故疾疫易盛行,百事多忌讳,如不行剪发晒被、糊窗盖屋、迁居流徙等。更有甚者,此日亦不行生子。据《史记 · 孟尝君列传》载,战国时田婴之妾恰逢此日生育一子,不忍摧残,遂悄悄抚育成人,后田婴得知,大为光火,呵斥曰:“五月子者,长与户齐,将晦气其爸爸妈妈。”意思是,端午所生子女,身上邪气过多,长大后会“妨”爸爸妈妈,男害父,女害母。因而,为避此恶气,民间也想出许多方法,如浴兰汤,饮雄黄,悬朱索、桃符、艾草于门户之上,以彩色丝系臂等,食粽也是祭神祖以求福祉的遗存罢了。 话剧《屈原》剧照 不过,时俗季节一代代传下来,不断往里面加作料,这便是文明的连续,它能够让节日更有意味,也更能满意人们的精力需求。从上述剖析看,先后有四位前史人物入围“端午人物”,他们的人生故事也都令人感动,但何故屈原终究胜出呢? 风俗学家们又好好剖析了一下,觉得屈原是忧国忧民悲愤而死,伍子胥是被逼无法而死,曹娥是为父亲尽孝而死,勾践仅仅为了道贺成功。相比之下,大约人们更推重屈原的爱国情趣。屈子不忍看到国破家亡、大众流离颠沛,虽有心报国,却无力回天,所以挑选以死明志,这种对家国的爱是一种“大爱”,相比之下,伍子胥个人的恩怨情仇和曹娥对父亲的“小爱”等均不能比较。更何况,屈原才华横溢,是位大诗人,社会影响力巨大。屈原留下许多妇孺皆知的名句:“长嗟叹以掩涕兮,哀民生之多艰。”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”“亦余心之所善兮,虽九死其犹未悔。”因而,从屈原身上,人们能看到许多夸姣品质:正派峻洁、坚强不屈、超凡脱俗、宁死不污、殉身抱负、九死不悔,等等。诸位前史人物中,屈原人气最旺,有杰出公众形象,终究当选“端午人物”天经地义。 闻一多在《端午的前史教育》中曾谈及上述现象,以为节俗的发生根源于民众日子的某些实践需求,而后世的附会,只不过是姑妄听之的“谎”罢了。不过,在儿童教育上,这些聪明睿智的“谎”却可发挥不小的积极作用。这也就难怪,迄今为止,在民众妇孺眼里,忠贞爱国的屈原仍然是端午来历的正解。 (本文选自《食色中的传统》,中华书局2018年10月出书) 《食色里的传统》 郗文倩 著 36.00元 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,一言以蔽之曰“食色”。本书从古人日常日子动身,细说饮食、服饰、行旅、草木、季节、百戏等主题,举类迩而见义远,一滴水里见出大千世界,古人的天人关系、时空幻想、宗教信仰、道德道德、思想惯性、治国理念、摄生观念、时令风俗、审美风气、文娱休闲等尽在其间。文笔清新自然,结束有余不尽,“可信”与“心爱”兼而有之。 (统筹:陆藜;修改:金珊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